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校园小说  »  我们和女友们
我们和女友们

我们和女友们

斑驳的砖块上黏腻着一层层黑垢,把这栋灰色的建筑衬得更显暗沈,我两只手合握,十根手指勾搭在一块,不停搓揉着手掌,手心紧张的直冒,下意识的不停张望,左右的行人,人来人往;灰色建筑的大门又开又合,人进人出的,可都没有半个是我心中牵挂的那人。
  银铃般的笑声飘入我耳,如此熟悉,又令人心醉。
  我像个呆子般,傻傻站在学生宿舍的门口,看着她和朋友缓缓从对街走来,又缓缓的走进了那扇门里。
  我叫张新磊,是一个屌丝族学生。
  那个走进宿舍的女学生叫黎莹莹,虽然小我三个月,但却和我同届;我观察她很久了,从第一眼见到她,我就喜欢她,只是一直不敢开口,本来我是鼓起勇气想在路口拦截她,跟她告白,但临到阵前却仍然无所做为。
  「阿磊?」
  这个一头蓬松卷发的傢夥,叫郭泰源,他旁边那个叫赵君立,他们都是我的同班同学兼室友。
  「你在这边作什么?」
  「这话应该是我问你吧?你和赵君立,干嘛手牵着手来女生宿舍?」这两?ù?@ ?我这话,立马分开来,很有默契的甩起手,好似手上沾到什么肮髒的东西一样。
  「呸!谁跟他牵手啊?我是在阻止他!」
  郭泰源和赵君立两个当街槓了起来,我整张都黑了,周围这么多女学生经过,实在太丢脸了,赶紧把这两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,给拉到偏僻的角落。
  我问了原由,这才知道赵君立暗恋三班的黎莹莹,想送情书给她,没想到郭泰源也喜欢黎莹莹,这两人都不愿放弃,於是就这样拉拉扯扯的来到这了。
  真是天公作美啊——什么鸟事都给我碰到了——看着两个室友,还在我面前拉拉扯扯,我心中有十万个草泥马在奔腾,我暗暗盘算着,该怎么处理这两个情敌?「都别吵了,拿来。」我把郭泰源和赵君立的情书都拿了过来,诓这两个傻子说要帮他们送信,还说两封都会送过去,至於黎莹莹会接受谁?或两个都不接受?那就让老天来作主吧。
  郭泰源和赵君立听我这么说,猛拍我的肩膀,直夸我够兄弟。
  看着两个蠢蛋离开,我赶紧把赵君立的信揉一揉,一片片撕碎,然后丢到垃圾桶;接着又掏出郭泰源的信,我拆开信封,把他的信纸捏住,正准备要撕,可手一滑,信纸就溜到地上,倒楣的是我手刚伸出去,这捣蛋的风就把信纸给吹跑了,我赶紧追过去,突然一只白皙的手捡起了那信纸。
  黎莹莹刚好从宿舍门口走了出来,还捡到了这封信。
  「这是你的吗?」
  我呆若木鸡的望着她,这时候说是也不行,不是也不行,真是进退维谷。
  「你喜欢我?」
  我没有说话,只是默默的点头,黎莹莹的脸上忽然露出一个好甜好美的笑容,那个笑容好像灿烂的阳光般洒落我的心田,令我的心窝暖暖地。
  很多事情,似乎就像註定的,好像冥冥之中有一只推手,我跟黎儿就这样开始了交往。
  日光灯白亮的光线,打在釉绿色的玻璃瓶上,一团碧绿的光泽隐隐透出,那些印着青岛啤酒字样的啤酒撞在一块发出叮叮噹噹的尖脆声。
  我望着自己约略摸糊的手指在酒瓶上一点一点数过。
  「一、二、三、四……啊!我喝了四瓶啦?」
  难怪我感觉有点头晕,我的酒量算是较差的那种,单喝啤酒超过三瓶;就脸红;五瓶头就晕;六瓶就不省人事;所以我知道现在已到饱和点了——不能再喝。
  「哈哈——阿磊。到你了,快出牌!」
  从酒瓶透过去,看到一张扭曲的脸孔朝着我喷吼,他是我的同学兼室友,叫韩志。
  地下散乱着啤酒瓶、零食袋、袜子、垃圾,看起来零零落落一片狼藉;我们这个小房间不大,呈长方形的格局,四张床隔成上下铺,床铺的对面就是墙壁,沿着墙落下就是狭窄的小书桌。
  书桌位於东侧,床位在西侧;北侧是唯一的通风窗户,南侧是进出的喇叭锁木门,没错,你应该猜对了。
  这就是一间很简陋的八人房学生宿舍,没有厕浴,要盥洗都得到公共澡间。
  「对啊,磊哥。你快点——快点——」
  我的床铺上面坐着一位玲珑剔透的可爱女孩,她双臂夹着一个抱枕,玉琢般的十指捏着谱克牌抖动着,不断催促着我出牌。
  她就是我的女友——黎莹莹,小我三个月,因此都叫我磊哥。
  放长假的前夕,我们相约在寝室喝酒玩牌……疯了一晚。
  回过来说,这是第三局了。
  前两局,我和韩志都各输一局。
  嘿嘿,输家的惩罚是脱下身上一件衣物。
  或许是我们十九岁的青春年少与无知;又或许是我们的血气方刚;也或许是我们的冲动和饮酒的兴奋?总之——这种输了脱衣的无理条件,除了我与韩志一个劲的赞同,就连黎儿也表示了同意。
  当时我们都很兴奋,直到连输了两局,我们才发现黎儿的牌技实在太好了,难怪她同意的时候脸上会露出狡诘的神情。
  我丢出一张『红心Q』,叹气道:「我爆了…」这样又连输了六局后,我和阿志身上,都只剩下内裤了,可黎儿仍然却完好无损。
  我回想当时,我可能是喝多了,所以有点酒气,脾气自然不太好,看到黎儿得意的笑容,心里一时不平衡,竟然暗地里联合起阿志,两人夹攻黎儿,很快女友就输了第一场。
  黎儿无奈的脱下了,米白色的外袍,露出细肩吊带式连身裙。
  细肩带从白腻的肩膀垂落胸部上缘,把女友的锁骨和白嫩的乳房上端给裸露出来;手臂内侧的胳肢窝也跟着露了出来,我註意到黎儿的腋窝光滑软嫩,不要说腋毛,那里的肌肤就连一丝皱纹也没有。
  莹莹的文胸扣带从腋窝处环绕到背后,隐约可以瞧出女友的乳房轮廓,不是平坦的胸膛,也不是丰满的巨乳,而是一般亚洲女性的大小,B罩杯。
  若真要说个大概,那就是小乳鸽吧。
  我看到黎儿的胸部,不自觉的兴奋起来,又斜眼瞥到阿志的裤裆隆起了一块,不知为何,我竟然更加的兴奋起来?第八局黎儿又输了。
  莹莹皱了皱可爱的鼻子,倔着嘴说不玩了。
  那时候我们都被酒精蒙昏了头,当然不允许,在我的强迫下,女友不甘不愿的脱下了长裤,她花边的粉色内裤终於出现在我们眼前。
  我和韩志看到女人两腿之间的内裤,隐隐凹陷出一条沟纹,我俩个瞬间精虫上脑,脸上兴奋的火红一片。
  女友的脸上一片阴霾,她倔着嘴,很生气的跟我吵着要结束游戏。
  但我和阿志说愿赌服输,那里能输了就嚷着不玩,这样太没度量了。
  莹莹本来横眉竖目的瞪着我,听我这样说,竟翻了个眼皮,朝我冷冷地笑道:「好啊!要玩就来玩大的。」虽然是夏天——但那天夜里——其实外头的风吹起来,还是挺凉的。
  我被这股凉意浇醒,发烧的头脑稍稍清醒了点。
  说实在的,我当时已经有点后悔了,但韩志在旁边,我又不好意思就这样下台——第九局我们豪赌一把,输家要全裸,不用说黎儿自然是输了,但她不肯脱,并说要加码第十局,如果能赢就不用脱,并且我和阿志都要去校园的操场裸奔——我握着喇叭锁的木门,轻轻转开,把门推开来,走廊上寂静无声,四周一片黑压压,除了几盏昏黄的路灯,就只剩下模糊的走廊地砖。
  我站在走廊上,凭栏眺望,我们这栋三楼的宿舍,这时候没有一个人还醒着,外头一个人也没有,栏桿上斑驳的油漆,触摸起来还挺冰凉。
  韩志从房间走出来,查探了一下,和我下了相同结论,周围没有人,他转头朝房内轻声道:「出来吧。」黎儿弯着腰,怯生生的躲在木门内,她探出头,一双水灵灵的眼褚,先瞅了韩志一眼,接着又转向我。
  她眼瞳闪闪跳动着,波光粼粼,一双长细的星眉哀怨地弯起,我看出她是在哀求我,希望我能帮她说话。
  我确实有点后悔,可是若反悔,拆毁约定,我实在不好给阿志交代;但要我开口叫黎儿出来,这我又狠不下心来。
  韩志也在看我,他的表情分明就是在催促我说——快把你的女友叫出来——我那个时候,内心又是挣紮,又是兴奋;是的!兴奋,各位看倌,你们一定会骂我很变态吧,我当时真的内心纠结,一股浓烈的罪恶感塞满我的胸口,让我感到很郁闷,同时也让我兴奋的小弟弟直发硬。
  最后——我犹豫了一会儿,低下头说:「不用看我啊…要是你愿意的话,就出来吧……」我看到黎儿的脸上,先是失望,再是鄙视的瞪了我一眼,最后口气很不爽的说:「磊哥既然不介意,那我就出来吧。」黎儿光裸的玉足,像一轮弯月的玉如意,轻轻伸出,如青葱般的脚趾踏上冰凉的走廊——同时——酥软白腻的裸背也出现在我们的眼帘中,她一手横遮在胸前,一手拦阻在下体,白生生的圆臀像棉花糖一样,俏皮的抖了两下。
  相信各位看倌,应该明白第十局的加码,女友还是输掉了,所以这才被迫出来裸奔。
  那个夜晚,我的脑袋被变态的欲火沖昏了头,这才引出了后面的故事。
  从宿舍到操场,要经过一栋实验大楼和一座水槽,除了主干道上有路灯,道路两旁都是濛濛的漆黑。
  黎儿畏畏缩缩的从三楼沿着楼梯走到了一楼,我和韩志一路上随行保护她,当然也是监督兼欣赏春光。
  来到一楼后,黎儿遮遮掩掩的从楼梯出来,贴靠着墙,不敢踏出去,韩志稍稍靠过去,但还没靠近,她便怒眉倔嘴道:「别过来。」「这样拖着不行,要是有人来了就不好啦——小黎——你就放开点过去吧。」黎儿侧着脸,一双水灵灵的蜜桃眼,气的弯起来,斜瞪了韩志一眼,又转过来望着我,星眉又哀怨的瞅着我。
  「磊哥——你真要这样子吗?」
  我和黎儿从高中交往到现在,她这个语气,这个神情——我知道——她真的不想出去裸奔,真的,她真的不想。
  可是我不想伤了与韩志的友情,而且我下面的小弟弟,硬梆梆的顶着裤裆,实在很难受;邪恶的声音在我脑内说——刺激吧?你很喜欢这样淩辱女友吧?就让她光溜溜的出去,让她光溜溜的出去——我鬼使神差下,愚蠢地附和起阿志的话。
  「阿志说的对——你就放开点吧。」
  黎儿听到这话,脸上露出难过的神情,我那时候见到,心也如刀割般难受,我认识的莹莹非常聪明,她的机灵;活泼;开朗;都是吸引着我的地方,我知道她深爱着我,因此很在意我的看法,所以才会一直询问我的意见,但我还是忍受不了那变态的诱惑,继续淩辱着女友。
  黎儿骄傲地把头一甩,黑亮的马尾辫从胸前跳到脑后,她赌气的站了出来,扬起胸脯,大方的走到主干道上,然后转过身,两手叉腰,赤裸裸地站在我们面前。
  她不再遮掩,把美丽的胸廓展露出来,奶白色的娇乳,俏生生的凝望着我,一对嫣红的粉嫩乳头,渐渐竖立起来,她脸色紧张,嘴巴直呼呼喘息,微尖的两只乳房剧烈的起起伏伏;两条如鹤足挺直的大腿间,长满黑色的阴毛。
  女友看到我的裤头胀起,本来生气的表情忽然变色,换上了一张错愕的神情,但不过转瞬之间,她脸上的表情就冒出恍然大悟的模样,她嘴角弯起了妖娆的笑意,蜜桃的眼形里,透出嘲笑般的声音。
  她像高兴的邻家女孩般漫步在路灯下。
  女友那双如玉的美足,优雅的在柏油路上前行,两只如乳鸽一样活泼光洁的乳房在腰肢的摆动中,左右摇动,圆润的臀部随着大腿的前后移动肉颤起来。
  「有点冷呢。」
  黎儿走了一段路,突然回过身来。
  这个位置已经远离了宿舍,距离实验大楼很近,韩志怕会有人经过,小声道:「忍耐一下,赶快走完就好了。」我也呆头呆脑的说:「听阿志的吧。」
  黎儿走到韩志面前,下巴朝我扬起,示威一样,牵起阿志的手,搭在自己光滑的裸肩上,她把阿志的手掌当成了不求人,挪到裸背上轻轻刮弄,手肘一边伸缩,一边媚笑道:「人家怕冷,帮我搓搓。」阿志的脸色也尴尬起来,我知道他一方面色心大动,不想缩手,二方面又怕我这个正牌男友生气。
  黎儿是多么聪明的女孩,一下就看穿了阿志的想法,玉指勾起韩志的下颏,柔声道:「不用管磊哥,是我同意你这么做的。」我看着阿志的手,在女友赤裸的肌肤上游走,虽然阿志只有摸女友的背和腰,并没有侵犯敏感的部位,但我这个正牌男友竟然没有吭声。
  女友拉着韩志的手,穿过实验大楼,经过水槽的时候,因为这里没有路灯,因此我根本看不清楚黎儿和韩志,只能看到两只模模糊糊的身影。
  那时候,我脑袋瓜子竟然还幻想着阿志趁黑偷摸黎儿敏感部位的样子。
  到了操场,情况更糟糕,因为四周植了很多榕树,在树荫掩护下,就更加看不清楚了。
  操场上有一些运动设施,我们站在三组长距不同的中高低单槓之间,黑暗中我看不清楚黎儿的脸,只能听到她对我说:「到这里就好,别玩了。」韩志不甘心的说:「还没走完操场呢。」
  「磊哥。我们别玩了,好吗?」
  刚刚她还跟韩志暧昧不清,甚至让阿志摸她的裸背来故意气我,但现在莹莹的语气,我听得出来已经软下来了。
  深夜里的操场虽然没有人,但这么漆黑,谁知道又会有什么未知的东西呢?
  或许是这种恐惧,让黎儿软化了吧?我点了点头:「恩,就到这里吧。」韩志抱怨道:「你们两个合起来破坏规矩,太没意思了。」「阿志,你来。」
  黎儿牵起阿志的手,把他拉到柳树下,我只能依稀听到黎儿和韩志在说话,他们说了什么?阿志是否有趁机非礼黎儿的私密部位?这些——我当时都不知道,我那时很想弄清楚,黑暗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可惜黎儿和阿志回来后,都不肯说,我们就这样趁没有人发现,赶紧跑回了房间。
  至於我想弄清楚的事情,他们不肯说,这当然让我心痒痒的,一颗心就像被悬吊起来一样难受,不过这个愿望不难,因为很快就实现了。
  我们回到寝室后,黎儿赶紧穿上衣物,然后很生气的用粉拳,在我胸膛拼命捶打,责怪我刚刚都不肯帮她说话,我给她打了一顿后,又说了甜言蜜语,总算是把她安抚下来,但她跟着就劈头问了我一件事。
  「你是不是故意——想让我被阿志佔便宜?」
  黎儿说出这话的时候,我才反应过来。
  或许我真的有这种变态的欲望,只是我把这种想法压制在内心深处;把这种想法当成邪恶的罪孽渊薮,所以没有表露出来,而我也不知道。
  直到方才的裸奔行为,才把我这种深藏的念想给激发出来了。
  「你不回答——那么我就当你默认啰?」
  黎儿摇了摇头,漂亮的星眉忽然竖起,凝重的瞧着我说。
  「你爱我吗?」
  这次我开口了:「爱!我爱你,莹莹。」
  黎儿扑到我怀里,狠狠地掐我的手臂。
  「爱我,还想看人家被阿志佔便宜?」
  我摸摸她的秀发,柔声道:「对不起。」「磊哥——阿志刚刚摸我时,你都不忌妒?不生气吗?」我想了想,沈默了起来,黎儿见到我这样子,又解释道:「其实……其实阿志只有摸人家的背,其他地方人家都没有给他碰。」莹莹这样说,表示她还是在意我的看法,她怕我会真的生气。
  我轻声道:「我没有生气…可能……可能酒喝多了,刚刚只有兴奋的感觉。」「变态。」
  之前说过,我们的房间是四张床隔成上下铺,因此应该有八个人,除了我和韩志另有三位室友那天外出未归,尚余三张是空床。
  我们回来的时候是淩晨两点多,黎儿和我谈完后,披上外套匆匆赶回女生宿舍去了,而我和阿志倒头就睡了。
  睡到第二天下午,郭泰源和王成安这两傢夥回来了。
  长假刚刚开始,学校的人都陆陆续续离开,王成安说他回来拿东西,就要走了,郭泰源说他会再住一晚,然后才走,另一个叫赵君立的昨天晌午就回家了。
  我跟韩志因为要留下来帮美术老师布置场地,因此会拖延一周才离校。
  说起郭泰源和赵君立,自从情书事件,被我捷足先登后,他俩就对我斗争批判一番,后来经我诚心的道歉和请客吃饭,我们又恢复了友情。
  只是黎儿这件事情,变成了我们三人之间的疙瘩,我们之间再也不提起这件事,甚至我邀女友来寝室,也不敢让郭泰源和王成安知道。
  我洗洗脸,然后换上衣服,去买了点东西吃,回来时见到房间里却空无一人。
  我坐了下来,正回想着昨晚的事,却见阿志回来了。
  他推开木门,扛着一床棉被走了进来。
  「都下午了,外头又没太阳,你拿被子出去晒做啥?」阿志见到我,先楞了一下,然后才吞吞吐吐道:「对不起兄弟…昨晚上有点过份了。」「算了。我也有错。」
  我们恢复了朋友之间的言谈,但不知为何,心中似乎多了一道芥蒂。
  晚上我们去帮老师布置场地,黎儿也来了,但她的态度冷冰冰,根本就不搭理我,我猜莹莹还在为昨晚的事生气,因为老师也在,所以我就不敢去道歉,只能让气氛尴尬下去。
  我们弄到晚上十二点才收工。
  我跟阿志回到寝室,一路上他一直开导我,说女人很健忘的,过几天气就消了之类……郭泰源仰坐在床铺上看小说,还没睡。
  我拿了换洗衣物就同阿志一起去公共澡间盥洗。
  我们学校的澡间,每一间浴室都没有门,只用一条塑胶布遮着。
  反正都是男生也不在乎这些。
  因为很晚了,里头除了我和阿志就没其他人,我把澡盆放在洗手台上,正要刷牙,突然一个女孩子跑了进来。
  「莹莹?你…」
  我和阿志都呆住了,黎儿怎么跑到男生澡间来?
  02
  我双手互搓,慢慢摩擦生热,左右稀疏的灌木丛里发出呱呱的蛙鸣,周围被黑夜包装起来,除了虫鸣、风声,剩下的只有寂静;我背对着路灯,看着公共澡间的门,犹豫着要不要进去?还记得刚刚黎儿跑了进来,对着我说道:「你出去,我和阿志有事要谈。」莹莹还在生我的气,她把我赶出来,自己跟阿志孤男寡女的在里面,难道不会做出什么吗?阿志会不会色胆包天的侵犯黎儿呢?这是故意要气我吧?等了一会,里面却什么声音也没有,我想了想,觉得应该要和莹莹谈谈才对,当然不可否认的是——我忍不了好奇心的作祟,因此仍然蹑手蹑脚的蹎进去。
  澡间没有人?外侧的手洗台与垃圾桶没有人;内侧的澡间走道上也没有人——难不成?他们俩个人竟然跑到浴室隔间里?有什么事情,需要两个男女在隔间里面谈?我蹎着脚慢慢在澡间走道上前进,仔细的观察每一个隔间,只要塑胶布没有拉上,里头就是空的,我逐一盘查,终於在最后一间,发现了拉上塑胶布的隔间。
  我静静地站在外面,想听听里面在做什么?忽然里头发出悉悉嗦嗦的声音;一道影子映在布上。
  圆圆的屁股贴在布上慢慢往上翘起,一只优美的大腿勾屈起来,一条形状酷似内裤的影子,从小腿滑下。
  她……女友她……她在脱衣服吗?她赤身裸体的和韩志两个人在里面做什么?嘣!嘣!嘣!我的体温迅速地上升,身体燃起了一股燥热感,紧张、愤怒、激动;让我胸口的心跳声都灌入脑耳。
  韩志他!他在里面非礼我的女友,黎儿柔软的酥胸,纤细的腰肢,曼妙的长腿全都被韩志侵犯了!我生气了!妒火让我咬牙切齿的想冲进去打人,但我的身体却没有动,我只有紧紧握着拳头,待在原地不动。
  而我的小弟弟倒是不争气地翘了起来,把裤裆给撑起一个突出的形状。
  「你们…你们够了……」
  我挣紮着,从齿缝中挤出几个字。
  唰!塑胶布被黎儿拉了开来,只见她和韩志都穿戴整齐,并没有我猜想中的情况发生;莹莹走到我面前,朝着我笑了,她牵起我的手,拉着我跑出澡间。
  「是不是没有你想像中的好玩?」
  我默然的点着头,黎儿像是一个安慰孩童的大姊姊,脸上的笑容,充满着慰籍,她柔声道:「以后我们不要再玩这种游戏了,好吗?」我看着莹莹眼眶流下了眼泪,她的笑容和泪水,就像晴朗的太阳,却下起了雨一样,那模样好美,真是惊鸿倩影,闲愁万种。
  「莹莹——我…这样…你讨厌的话,我们就别………」剩下的虽未说出口,但黎儿的眼眸里,却发出剔透聪慧的闪闪光芒,我知道她已了知我的心意。
  「你想的话——就那样子吧。」
  黎儿她……她同意了?她同意配合我这种奇怪的变态癖好?我有点不敢相信,颤声道:「可、可是你并不喜欢这样吧?」「只要你能高兴,我什么都愿意做。」
  我感动的抱住她,良久才分开,黎儿拭去泪水说道:「这样做。。。你真的会感到兴奋?」我望着她的眼瞳,坦白的说道:「刚才…我心中虽然很愤怒,却、却又感到很刺激。」莹莹露出一张雨带梨花的笑容,祥和的看着我;她瞇起蜜桃眼,娇俏的鼻梁下,一双性感的嘴唇弯起,感觉她的神情和风沐浴,充满阳光一般的宁静。
  路灯的光粒洒落在她的身上,让她看起来就像圣洁的女神一样,她如天使般看着我,先是摇了摇头,然后又露出母亲宠溺孩子的神情,轻柔地笑说:「你真的很变态……」黎儿把阿志叫上,然后我们三人离开澡间,回去宿舍,黎儿说有事跟我们谈,因此没回女生那边,跟着我们一起来到男生这边。
  淩晨一点多,郭泰源已上床睡觉了,他的位置是最靠窗边的下铺;我的位置是最靠门边的上铺,韩志则在中间的上铺。
  我握住喇叭锁的门把,正要转动,黎儿却按住我的手,摇了摇头,我和阿志都疑惑的看着黎儿。
  「先别进去。」
  「怎么了?」
  黎儿笑了一下,她的睫毛眨了眨,眼瞳露出狡诘的光辉,我知道莹莹又想出了什么点子吧?果然黎儿倔起嘴说道:「昨晚你们两个欺负人家的帐,该算一算了吧?」韩志一脸窘迫,正想说话,就被黎儿挡下。
  「哼哼……臭磊哥,该怎么罚你呢?」
  黎儿笑道:「这样吧,我刚刚捡起一颗石头,臭磊哥猜猜,石头在左手还是右手?猜对的话,人家就原谅你,要是猜错的话,今晚你就看不到人家啰。」「左手。」
  黎儿摇摇头,伸出右手,摊开手掌,石头赫然在右手掌心上。
  我就像泄了气的安全气囊一样,无力的垂下了头。
  黎儿故意在我面前示威,伸手勾住阿志的胳膊,笑道:「罚你站在外面五分钟。」黎儿的神情,充满了恶作剧后的得意,她笑嘻嘻的,搂着尴尬的韩志进了寝室,而我孤零零地在外面等了五分钟。
  我有点不高兴,想说进去后要教训一下她们,但我进去后里头却没有人,书桌上点了一盏灯,此外就是晕黑一片,还有小郭像头死猪一样发出稀里哗啦的鼻鼾声,我走到中间,推了推阿志的枕头,阿志从被子探出头。
  「做什么?还不睡觉?」
  「莹莹她呢?」
  「不知道,别吵我。」
  我胡里胡涂的走回原位,突然想起黎儿说的话:「要是猜错的话,今晚你就看不到人家啰。」奇怪她是怎么消失的?难道从窗户口爬出去?我走到窗边检查,发现窗子是关上的,而且还上了锁,这说明黎儿不是从窗户走的。
  我左顾右盼,下铺除了小郭,每一张床位都是空的,没有任何的床褥,只有空荡荡的床板,这样根本无法藏人。
  我爬上自己的床位,除了阿志那张,其他的床位也是空的,我心中纳闷不已。
  忽然灵光一现,我赶紧爬下床,趴在地上,侧着脸贴在冰凉的地板。
  「咦?」
  床底是空的,因为放假的关系,所以大夥的东西都搬走了,剩下的除了每张床的四只床脚,就是空荡荡的空气。
  好吧。
  黎儿也没有藏在床下。
  难道黎儿,从来就没进过寝室?这一切只是我的幻觉?我把书桌上的小灯关掉,摸着黑,爬上自己的床,把被子整了整盖好,在床上翻来覆去。
  不知道过了多久,我竟然睡着了,迷迷糊糊中听到奇怪的声音,我一个翻身侧躺,手就抱住枕头,手指伸到枕头下,摸到一个东西。
  「什么东西?」
  我好像摸到一件软软的东西,还有硬硬像是纹路的东西。
  我一拉,拿出一件内裤。
  没错,是内裤,虽然房内漆黑,但窗外还有微弱的路灯探进来,因此可以隐约瞧瞧。
  我摸了一下,发现这不是我的内裤,微微的香水味还依稀透入我的鼻内,我的脑门立即明白,这是一件女性内裤。
  我赶紧掀开枕头,赫然发现了一堆衣物。
  我根本没有仔细检查,一把全捧起来,然后翻下床,把桌灯点开,昏黄的小灯泡下,出现了一件女性内衣、内裤、胸罩;我很清楚这些是什么?这都是黎儿的……刚刚不是幻觉。
  我似乎明白了什么?我来到阿志的书桌,把他的背包打开,果然里面藏着黎儿的外衣外裤还有鞋子。
  「你们两个浑蛋!」
  当然这只是在心里骂的,我并没有真的出声,黎儿她,竟然不穿衣服躲在阿志的被子里,我看了下桌上的闹钟:淩晨四点多,这两人竟然就这样子待在被子里,将近三小时,她和阿志……我很生气,十指紧握,这时我发现——我嫉妒了。
  我不敢声张,深怕把郭泰源给惊醒。
  他们在里面做了什么?我叹了一口气,自己埋怨自己道:「你没资格骂别人,昨晚是谁让自己的女友被别人佔便宜的?」想到这里,顿时没了气,确实是我自己不好,我没资格怪黎儿,而且我还跟莹莹坦白了自己的欲望,所以她是为了满足我,才这样做的。
  我回到自己的床位,靠在墙上,根本睡不着,望着阿志的被子动个不停,明知道那里面就是自己的女友,却不敢去拆穿他们。
  就这样我在纠结中,不知不觉的睡着了。
  我醒来的时候,小郭已经走了。
  阿志的床位是空的,被子已折叠好。
  我的肚子发出咕鲁咕鲁的飢肠辘辘声,这时门打开了,阿志和黎儿有说有笑的走了进来。
  「呐——给你的。」
  黎儿给我买了早餐,这让我感到很窝心,但接下来她却说了让我吃不下去的话。
  「磊哥,昨晚你发现了吧?」
  她笑道:「那你应该知道我和阿志——昨晚一起睡觉的事吧?」「嘘!」
  黎儿伸出手指,按住我的嘴唇。
  「臭磊哥,我们继续玩游戏吧。」
  黎儿的小嘴嘟了一下,旋又绽出妖娆的笑容道:「还是一样,猜猜石头在左手还是右手?」「猜对的话,以后阿志就不能碰人家了,要是猜错的话,今天人家就是阿志的女友啰。」这个长假的第一周,我们留在学校帮老师布置场地。
  而长假的第二天,我和女友就玩起了这么出轨的游戏。
  这一切都是我的纠由自取,怨不得别人。
  看倌们!不用多说,刚刚我又猜错了,所以黎儿要当阿志一整天的女友。
  长假的第二天和第三天,这两天韩志都疏远我,不和我说话,女友还会故意在我面前和阿志亲亲我我,摆明是做给我看。
  我们除了,去老师那里工作时,像一个正常的学生,其他时间,都非常的怪异。
  我沈默的看着阿志和黎儿亲密的举动。
  阿志不时会偷望我,但他仍然不敢和我说话。
  长假的第四天。
  这天,我终於悟到一件事,这是黎儿故意设计好的局,因为无论我猜那一只手,她都会换手,所以我一定猜不中。
  一开始的气愤和忌妒,现在都没有了。
  回想起这段时间,看着他们的言行举止,我很清楚莹莹并没有对不起我。
  她只是搂着阿志,或给阿志抱,或牵牵手,口语上换成了亲暱的志哥,但更进一步的亲吻、甚至男女之间的性交,这些都没有发生——我知道——黎儿只是在满足我的欲望,这是她设计好的。
  这一天阿志也找到了一个空档,和我私下说话。
  「阿磊…对不起。」
  「莹莹她——还好吗?」
  韩志没有回答我的问题,他低着头踌躇了一下,才犹犹豫豫的说:「我喜欢小黎。」「什么?」
  「我…当你是哥们,也知道小黎是你的女友,所以一直没有非份之想,可是……我其实、其实很喜欢小黎。「
  韩志红着脸,一脸不甘心的说:「那天晚上,我和小黎进房后,她当着我的面脱衣服,把我吓到了,但原来她里面还有穿另一套衣服。」阿志告诉我,其实黎儿根本没有赤身裸体和他在床上睡觉,那是莹莹故意骗我的,他们俩个人是和衣而眠,而且黎儿根本不给阿志亲吻的机会,也不让阿志摸私密的部位,只是让他搂着腰而已,而且还交代阿志不能告诉我。
  「阿磊……对不起,我喜欢小黎…你能不能成全我……」长假的第五天。
  「加码?」「对。不能老是这样玩,没意思,我们加码。」韩志提出,他也要猜,如果猜中了,他可以提出一个要求。
  这当然是我和阿志私下协议过的事情,因此我也开口帮阿志说话。
  女友聪慧的眼瞳闪动了一下,睫毛眨了眨,看着我和韩志一搭一唱,旋即露出一个暧昧的笑意——她那么聪明——当然看得出这是我和韩志串通好的。
  「好啊。」
  黎儿拿出一枚钱币,把双手背到身后,「磊哥你先猜吧。」「左手。」
  「可惜,猜错了。」
  黎儿伸出右手,然后又放回去,对阿志说,「换你猜啦。」阿志脸色紧张,紧紧盯着女友的手,迟迟不能表态。
  而黎儿的眼睛却盯着我,我也同时看着她,我俩四目相对,相互註视。
  我能从莹莹那水灵灵的黑瞳,看出她是在询问我的意思。
  我朝莹莹点了点头,又故意眨了眨眼;我知道女友已经明白了我的暗示。
  「右手。」
  黎儿伸出雪白的右手,欣然道:「恭喜你猜中了。志哥,你的要求是什么呢?」阿志在莹莹耳边悄声说了几句话,女友竟然掩嘴笑道:「嘻嘻,你好坏呢。
  不过既然是你的要求,人家当然照办哦「
  我忍不住问道:「阿志说了什么要求?」
  阿志不敢看我,低下了头,女友却翘起了下巴,说道:「阿志说,他要求人家和他在一起的时间,你不能过来跟我们说话。」「什么?这太作弊了吧!」
  黎儿看到我的表情,发出戏谑的笑声,似乎这样整到我,她很开心一样,韩志忽然又在女友耳畔悄语,这次她的脸色却瞬间惨白。
  黎儿似乎对阿志后半段说的话,感到很震撼,因为她的眼睛睁得大大,瞳孔却缩了起来,女友望着我,星眉哀怨的弯了下来,蜜桃眼露出忧愁,脸颊泛起羞红,她的眼睛向我发出询问的意味。
  我正疑惑韩志说了什么?阿志自己就主动开口了。
  「我的要求,都有跟阿磊说过了。这是我们说好的。」我望着女友探询的眼神,又看着阿志恳求的表情。
  脑海冒出阿志说的:「阿磊……对不起,我喜欢小黎…你能不能成全我……」我朝黎儿点了点头。
  女友叹了口气道:「好吧。」
【完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