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校园小说  »  姐妹的大学生活
姐妹的大学生活

姐妹的大学生活

为了方便上大学,我们两姊妹搬到大学的近郊住宅区暂住。家里倒是富裕,常人可租不起的两层式的房舍,我们却租下来,没跟外人合租。


  这里的房子颇华丽,屋外甚至有花园及车位,整个住宅区占了一大块山林,却只有十多户人家,四周幽静怡人。


  我叫小丽,今年刚上大学一年级,姐姐小雅比我大一岁,正在读大学二年级。


  姐姐自幼便有虐待和暴露倾向,我这个妹妹的,可被她培养成标准的被虐狂。好端端的两个小美人儿,却同是变态,真是天意难测。


  除了上学,姐姐不准我穿衣服,要保持赤裸。身上只戴上狗项圈,还要四肢着地爬行,我自小被姐姐训练成一只可爱的小狗,过着狗畜的生活。姐姐用药物把我的耻毛脱去,并在光滑的耻丘上纹上她的名字,说明了宠物的主人非她莫属。


  我有两个房间,一个是屋外门前的狗屋,长三尺、宽两尺、高三尺,装置了暖风机和冷气机,算是全世界数一数二的豪华狗屋吧?虽然小了点儿,只能在内跪趴而不能站立,但我最喜欢待在那里。另一个房间在距离屋子二百多米的丛林里,是一个边长四尺的正方铁狗笼。铁笼无遮无掩,里头甚么也没有,不过四周的花芳草香、迷人景致是狗屋比不上的。即使下着雨或天气转凉,只要兴致忽到,我就会待在笼子里一整晚,数着漫天星星而睡。


  上学的第一天,我还懒在狗屋,差点不肯起来。姐姐用注管替我浣肠后,便牵我到她房间穿衣。我没有自己的衣服,全是借姐姐的,反正两姐妹的身材差不多。姐姐从不会让我穿内衣裤,选了露肚脐的短小背心,配上迷你短裙和运动鞋,全是青春活泼的衣装。姐姐在将衣服在我身上比着,却没让我立即穿上,只把衣物带到车子,便驾车载我去学校。驶到大学停车场,姐姐把车子停下,由时间尚早,车场空荡荡的。姐姐命我赤裸裸下车,要我趴在地上翘起屁股。我害怕被人看见,所以很紧张,下体却特别湿润。姐姐拿出笔记本,在停车场啪咧啪咧的拍打我屁股,我在痛楚和紧张交迫下竟高潮起来。在我那被打得红扑扑的小屁股上,姐姐用口红写了『母狗』两个大字,才解开我的狗项圈,让我穿上背心和裙子,再把一支巨大的自慰棒塞入我湿烫的阴穴,深入直抵子宫口。时下的迷你裙很短,裙摆离膝盖近三十公分,加上我没穿内裤,裙一掀起便会被看到那插着自慰棒的阴户。乳头紧张得早已尖硬,幸好背心有两片薄乳垫,乳尖站起来也不会太明显。


  在这种难堪的装束下,我开始了第一天的校园生活。


  站在讲坛上的那个老教授,履历真的很猛,但讲课的技巧差到不行。台下的学生们,补眠的大方补、吃早餐的高兴吃、窥妹妹的努力窥……要不是下身的大棒棒,我早就睡死了。


  姐姐不知在棒上涂了甚么药,使我的阴道又烫又麻,才半个小时就湿得一膣淫水。幸好迷你裙的内层是胶质,不会透水,否则我便糟透了。腿间不断有爱液渗出来,裙内被沾湿,满是水渍。我注意到很多男生的目光,使我不敢伸手进裙内抹。论女生的身材样貌,我肯定是全场的焦点之一,明明知道被男生注视着,我竟有撩起裙子的冲动。想归想,身体兴奋起来,手却没干起傻事来。我不断交换翘腿,把大腿夹紧,却不能止住胯间的麻痒,身体异常难受。好不容易撑到下课,身子已经瘫痪发软。我硬仗的想跑去女厕清理下体,刚站起来,双腿一下乏力,我便失去平衡。身旁的男生立即将我扶住,一手抓起我的上臂,一手搭在我腰间。姐姐给我穿的露脐背心,没盖到腰部,所以那男生直接触摸到我腰际的肌肤,使我感到不好意思。


  可是,那男生却光明正大地吃豆腐,没打算缩手,并装关心地问﹕「同学,你还好吧?」


  再不去厕所抹干水渍就真的不好了,偏偏他又把我牢牢抓住,使我走不得。


  「哎呀……我没事,谢谢你。可能我未吃早餐吧,手脚软软的。谢谢,再见。」身子轻轻一转,把那男生的双手甩开,我便急急逃跑。


  坐在厕板上,我才松口气。


  从阴道内抽出自慰棒,穴口没东西阻塞,爱液有如失禁般从穴内涌出来。姐姐平时也会对我下药,但这次的春药却是从未试过的强烈,令爱液流得比平得多数倍。即使把棒棒拿走,药力仍使身体发烫,我忍无可忍,只好用大棒抽插自慰起来。


  因为怕被厕所邻格发现,所以我把呻吟声尽量压低,棒头一次次推到花心,我爽得很想大叫。


  咇咇咇……手提电话传来短讯,原来是姐姐发的。


  『妹,你在哪儿?』


  『我在厕所。』我一手回复短讯,另一只手继续抽插不停。


  『棒棒很爽吧?』姐姐传了个偷笑的图案过来,看来姐姐料到我会很狼狈。


  我传了个生气的图案回去。


  隔了一会,不知姐姐又生了甚么坏主意,忽然改了语气,传来命令式的短讯『三分钟内食堂,迟了就罚。记得插好棒子。』我吃了一惊,忙把棒棒塞入深处,再用厕纸胡乱抹干腿胯。七手八脚整理衣服后,便从厕所冲出来。


  食堂在哪里?我这时才想到。


  「迟了近十分钟哦。」姐姐悠闲地坐着说。时间尚早,食堂内冷清清的。


  「姐,人家怎知道食堂怎么走?」我呼呼的喘着气,在姐姐身旁坐下。「问人问了好久才来得到啊。」


  「脱掉裙子。」姐姐按了自慰棒的无线遥控开关。


  「嗯?哇啊!」棒子粗暴地搅动,阴道传来阵阵的磨擦快感。我们的桌子在一个靠背墙壁的角落,加上桌子宽大,坐着倒是不会被瞧见下身。不过公然在食堂光着屁股,我还是怕怕的。「姐,不太好吧……」姐姐没回答,只把遥控器上的强度制调高。


  「呜……好啦,好啦,我脱便是。」


  「还有鞋子。」


  我无奈地褪下裙子,再除去运动鞋,把它们交到姐姐手里。


  看到姐姐坏坏地笑着,我默默地承受下体的刺激,装出一脸自然。


  食堂的空调很猛,双腿在桌底不甚冷,上身却有点吃不消。露脐背心没太大的御寒作用。


  「妹,把上衣也剥下来。」姐姐的伟言又让我大吃一惊。桌子不可能遮住别人对我上身的视线,难度姐姐真的要我在这里裸露?


  「放心,不会冷坏你啦。」姐姐从袋里拿出长袖外套,催促我脱衣。长外套换背心,已经是赚到了,我战战兢兢地望着四周,才脱下的背心,立刻被姐姐没收。


  准备接下外套,姐姐却没交给我,竟自顾自地穿上。


  「姐……那……不是给我穿的吗?」我狼狈地掩盖乳房,扭动身子环视周围,生怕被别人发现。接近午饭时间,人流明显增加了,我非常着急。


  「要东西不会求吗?我平时怎样教你的?」姐姐说罢就不理我,刻意使我心焦难堪。


  「姐姐……求求你……赏给我外套……」我慌张地小细说。


  「叫我主人。」


  「主人、主人求求你吧!」


  「你求甚么呢?不说清楚,主人我怎知道你要甚么?」姐姐柔柔笑道。


  「主人求你赐我外套!」怕姐姐再东拉西扯,我一口气说出整句话来。


  「你你我我的,真没礼貌呢。」姐姐把头转过去,并调高自慰棒的震荡强度。


  被这么粗大的棒子掏搅花穴,即使最低级的强度也叫我好受,如今一调再调的升到三级,我再也按捺不住,赤裸裸地在食堂角落高潮起来,抖震下阴户溅出不少淫水。


  姐姐伸手过来,搓揉我的乳房说﹕「你一身汗水,应该很热吧?怎会需要外套呢?」


  「主人……求……求主人赏赐罪母狗……外套……」我无力地哀求着。


  姐姐终于再在袋子内掏东西,我暗暗感安慰。


  可惜,姐姐拿出的不是外套,而是口红。她用口红在我乳间写上『淫荡』两字。「我出去买午餐,你乖乖地看东西吧。」


  目送姐姐离开,我无言了。


  高潮后身体异常敏感,虽然姐姐将自慰棒强度下降为二级,但我仍大为吃力,被断断续续的小高潮折腾着。


  我当然不敢擅自打开姐姐的袋子拿外套,同时亦没勇气坦着乳房而坐,只好窝在桌底躲起来。


  食堂的四人桌子,桌侧镶有板子,桌面甚宽,两旁还有椅子遮掩,躲在桌底反而不怕会曝光。


  桌底阴暗,像是趴在家里的狗屋,我稍稍定下来,专心跟蜜穴里的棒棒抗衡。


  过了良久,姐姐买完午餐回来。「小狗狗,快出来吃饭啰……」我不安地探头窜出,桌看见姐姐拿着另一件外套。


  「只许盖在身上,不准用穿的。」


  好、好,总之胸部不用坦荡荡的就好,我料得姐姐不会那么好心。反正我是坐在里边,外边有姐姐挡住,背面又是墙壁,只要有东西正面盖着,便不怕会穿帮。嗅到饭香,我才觉肚子饿,于是搂着外套大吃特吃起来。


  我们用过午餐后,食堂越来越多人,对边的两个座位很快被男生占坐。那两个男生看上我俩,便跟我们搭讪起来。


  「你们是姊妹吧?样子很似喔。」


  「对喔,她是我妹妹。」姐姐轻轻笑答,这种笑容向来对异性的杀伤力甚大。


  于是,他们便有的没有的聊着。


  我们两姊妹因貌美而经常被搭讪,本来习惯得很,可是这般光着身子、插着自慰棒与男生谈笑,却是第一回,我实在非常紧张,脸蛋红红的。


  「我妹她是比较怕羞啦,你们别介意。」桌底下,姐姐的魔手伸过来,推压我的自慰棒。「小丽你别一直不作声嘛。」我晕。


  「妹,你冷吗?不如把外套穿上吧。」姐姐忽然假意问道。我当然不可能把盖在身上的外套拿起,再在男生面前晃动乳房地穿上。


  「对啊,这儿是冷了点,你穿上外套吧。」其中一个男生搭口。


  「呃……我……这么盖着,会比较……舒服啦、哈哈。」我结结巴巴地道。


  「我的外套比较厚,不如跟你换换。」姐姐仍未肯放过我,继续将我军。她脱下自己的外套,作势要拿掉我的宝贝被子。


  「不……不用了,姐你穿上吧。」我装作镇定,姐姐则装作平淡,但她眼里尽是笑意。姐姐俏皮地拉拉我的外套,我赶忙把她的魔爪拍掉。


  姐姐上身是无肩带的低胸皮衣,剥去外套后,胸前雪白的深沟把两个男生迷得神魂颠倒。幸好他们注意力被姐姐分散,没发现我的仓态,否则,我可能已穿帮了。


  午市过后,食堂的人潮开始减退。那两个男生下午有课,所以才依依不舍地离开。临走前还A走我们的手电号码。


  「刚刚吓死我了,姐姐真坏。」我装起生气的样子。


  「呵呵,妹你不是很兴奋吗?」姐姐伸手过来,沾了一抹爱液,放入口里品尝。被自慰棒刺激了数小时,我下体一片狼藉。


  我们下午没有课,于是就这么坐着,看着食堂慢慢变回冷清。


  【完】